以Ⅰ级(特大)债务风险事件为例,是指出现省级政府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券到期本息兑付出现违约以及省级或全省(区、市)15%以上的市县政府无法偿还地方政府债务本息,或者因偿还政府债务本息导致无法保障必要的基本民生支出和政府有效运转支出等五种情形。这会对市场投资者产生影响,而对于银行来说,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只要有政府信用背书,就放贷款。《预案》中规定,政府债务或有债务风险事件向上级或省级政府报告,并抄送上级或省级财政部门。”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财政部一直在地方经济发展和地方债务之间寻找平衡点。但在近两年的央企整合大潮中,资源丰富、容易做大的地产业务成为“香饽饽”,甚至变成避免母公司遭遇并购的一颗“筹码”。这也不难理解,为何一些地产央企今年纷纷发力,欲借助楼市“春风”而做大做强。房地产“筹码”  在地产央企发展过程中,共有三个公认的历史性节点。其一是始于1998年的房地产市场化改革。该项改革不仅开启了中国房地产业发展的快车道,也给地产央企的发展带来先机。因为在此之前,部分央企已经承担了房地产开发的相关职责,拥有较为丰富的开发运营经验,可谓 “赢在起跑线上”。

地方20年卖地史:收入从4百亿飙升到4万亿。1995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是420亿元,2014年土地出让收入达到创历史纪录的4.29万亿元。如果将地方政府看过一个企业,那么这个企业的经营能力看起来相当强悍。中国的土地并非一直这么值钱。强化省级政府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预案》明确,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实行不救助原则,省级政府对本地区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负总责,省以下地方各级政府按照属地原则各负其责。郑春荣分析说,当前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量最大的是地级市和县级政府。其中,新增债券10084亿元,置换债券29626亿元;民生证券研究院最新数据显示,8月份地方政府债券共发行8394.5亿元,其中置换债券7134亿元,新增债券1260.5亿元,与7月份相比分别增长112.2%、138.9%和30.1%。按此计算,今年前8个月份,地方债发行规模约为4.8万亿元,其中,置换债券36760亿元,新增债券11344.5亿元。事实上,公开发行的地方债券,并不是地方政府偿债责任的全部,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问题一直没有根除,诸如包括政府购买服务、招商引资过程中,地方政府向社会资本做出收益承诺等,最终由财政兜底风险,都暗含着未来的偿债责任。

信托业协会发布的二季度数据显示房地产信托规模1.31万亿,占比8.52%,规模、占比均出现下滑。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分析称,自2015年以来,信托资产投向房地产行业占比逐渐下降,与近年房地产市场降温以及“去库存”政策有关。(3)处置政府资产。自地方债置换工作启动以来,截至9月底,全国地方累计完成发行置换债券7.2万亿元。在此之前的一个月,2016年7月,财政部相关业务司局调研了地方经济风险中债务风险问题,其中特别提到了国家开发银行的棚改贷款和专项建设基金。